荒野求“生”,人类出手能否挽救?_白举刚

大连金牛宾馆

2019-06-14

刘智爱荒野求“生”,人类出手能否挽救?_再向虎山行粤语

荞茶

西安法门寺

荒野求“生”,人类出手能否挽救?_白举刚

“如果想要我们的后代在记起我们时心怀感恩而非蔑视……就需留给他们一瞥世界最初的样子。

”1964年,美国前总统林登·约翰逊签署《美国荒野法案》时这样说。

大量研究表明,地球仅剩的荒野地区,正日益成为缓解气候变化和其他人类影响的重要缓冲区,然而迄今为止,这批完整生态系统的作用尚未在任何国际政策框架,如联合国《生物多样性战略计划》或《巴黎气候协定》中得到明确体现。

“我们已经失去很多。

”科学家们这样说。

如果不想看到最后的完整生态系统尽数消失,必须抓紧机会保护它们。

荒野也有“灭绝”危机和动物一样,荒野同样会面临灭绝危机。

和物种灭绝一样,荒野退化同样不可逆转。

来自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北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7位科学家日前在《自然》杂志发表联名评论称,全球保育政策必须阻止地球最后的完整生态系统消失。

有部分生态环境保护主义者可能认为,碎片化生态系统更为重要。

不过,碎片化区域也许能够带来旅游收入,也存在着丰富物种,甚至提高了人们的健康水平,但许多研究开始让学界看到:地球上最完整的生态系统的多项功能,不可被替代。

在地球上,荒野地区是现存唯一在物种丰度上接近自然水平的地区。

它们是进化时间尺度上,唯一为维持生物多样性过程提供支持的地区——其既是重要的遗传信息储存库,也是物种“避难所”。

模型表明,荒野地区对区域性和全球性气候与水循环的调节作用,是极端天气和事件的“缓冲区”。

此外,荒野地区还是重要的大气二氧化碳碳汇保护区,是缓解气候变化影响的关键——这都使得其作为物种“避难所”功能愈发重要。

2009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受污染或人类压力较小的加勒比地区珊瑚礁,从白化中复原的速度,可以达到其他珊瑚的4倍。

抓住最后的机会但今天,地球77%以上的土地(不包括南极洲)和87%的海洋,已经被人类活动直接改变。

在1993年至2009年间,人类居住、农耕、采矿和其他活动所占用的荒野面积,已经比印度还大——达到330万平方千米。

海洋方面,几乎只有极地地区还没有工业捕鱼、污染和航运活动。

研究表明,工业对荒野地区的初始影响是最具破坏性的。

一旦荒野被侵蚀,完整的生态系统及其许多价值将永远无法恢复。

在科学家们眼中,时间已经很紧迫。

于是两年多前,一支国际科研团队绘制了地球上剩余的陆地荒野地图,随后,研究团队又为完整的海洋生态系统绘制了地图。

他们将陆地荒野和海洋荒野定义为那些不受人类压力影响的地区,且连续面积需超过10000平方千米。

为了绘制地球上剩余的陆地荒野面貌,他们运用了关于人类对环境造成压力的8项指标的最佳数据(分辨率为1平方千米)。

这8项指标分别是:建筑环境、种植用地、畜牧用地、人口密度、夜间照明、铁路、主要道路和通航水道。

在海洋生态系统绘制上,则涵盖渔业、工业航运和肥料流失污染等其他16个指标。

绘制完成只是第一步。科学家们一致认为,只有在国际政策框架内承认荒野的重要性,才能保护地球上仅剩的荒野。从纳入国际框架到落实国家行动已经有一些荒野地区受国家立法的保护,但还远远不够。报告称,1964年《美国荒野法案》保护了万平方千米的土地,但在大多数国家,荒野地区并没有得到正式定义、绘制和维持,也没有法案能够让政府、企业及社会承担起长期保护荒野的责任。科学家呼吁,要在现有的国际框架内制定全球目标,尤其是那些旨在保护生物多样性,避免危险的气候变化以及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国际框架。他们提议有几种可以立即实行的措施。比如正式记录荒野地区的碳封存和储存容量,以及将保护荒野的重要性写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的政策建议中,让保护荒野能成为各国减排战略的一部分。有了强制性的全球目标,政府及非政府组织等实体才能更方便地运转。但下一步,还要考虑如何将国际层面的政策变化转化为有效的国家行动。根据研究者的衡量标准,不算公海和极地,目前有20个国家或地区保有全球剩余荒野的94%。那么,种种国家层面的举措——道路和航道扩张、大规模采矿、伐林、水产养殖以及工业捕捞等等,这些国家限制或者不限制的行为,都将具有关键性影响。(张梦然)(责编:闻佳琪(实习生)、熊旭)。